胖子的爱情

分享人:娇喘腿软用点力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1-21

我是一个胖子。名副其实的胖子。

打我记事起,胖子这个称呼就跟了我二十多年。怎么形容我的胖呢?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我家闺女多可爱啊!小时候圆圆的一坨,肉嘟嘟的,跟个小肉球似的。

长大后呢,我妈是这样说的:别管他们说什么。咱胖管他们什么事!又不吃他们家米饭!而且啊,我觉得我闺女并不胖!这肉肉的,捏着多舒服啊!

有了我妈的袒护,我便在变胖这条道上一去不复返,回不了头了。

平时在我们家,吃饭就不用说了,肯定是我吃得最多。那些杂七杂八的零食:巧克力啊,雪糕啊,奥利奥啊,糖果啊,也全都哗啦进了我的肚子里。

我最胖的时候,体重达到137斤。那个时候,我才上高二。高二下学期体检的时候,登记体检分数的老师看到我的那个表情,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她以为自己看错电子秤上的数字了,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拿出眼镜戴上。确定自己没看错,她长呼了一口气,喉咙滚动了一下,手一挥,我从电子秤上下来。接着,她开口喊:过!下一个!

拿着体检表,不管身边窃窃私语的声音,我埋着头走回教室。

高中三年,我没有交到一个朋友。其实我身边也没几个朋友,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

我安静地待在自己该待的世界里,从来不越界。她们的世界太窄了,我又太胖,挤不进去。

我挤不进她们的身边,就像挤不掉自己身上的肥肉一样。那种无奈而绝望的心情,只有自己能懂。

我没少因为自己的胖而埋汰我爸妈。

要不是你们一个劲地纵容我,叫我多吃点,我能长成现在这副鬼模样吗?!”

我都说了要减肥,你们还不准!”

你们都不知道,我因为这身肉错过了多少机会!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多少个被人嘲笑的深夜,我因为不吃饭而闹胃疼,也因被嘲笑而对爸妈恶语相向。

每每这个时候,我妈都红着眼眶安慰我:哪里胖了?谁说你胖了?我找她去!

我爸呢,总是悄悄把饭端到我房间,搁在书桌上。然后每次我去学校前,又往我书包里塞零食。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那些塞在我书包里的零食,我都分给室友吃了。实在忍不住想吃的时候,我就在大腿上掐自己一把,说:吃吃吃!你还吃!再吃就真的要完蛋了!

大腿上的痛感连着脂肪痛到我心里,捏一捏肚子上的肉,我又默默把巧克力塞回包里去。

那是我上大学的第一年。

那个时候,我还是很胖。名副其实的胖:身高159,体重127。

当时我已经偷偷开始减肥了,但效果都不明显。肚子上的肉,大腿上的肉,还有胳膊上的肉,全身上下的肉,都还与我相亲相爱,如影随形,舍不得让我孤身一人。

我真正开始减肥,并且有了显著的效果,是在大二的第二学期。

我不是一个毅力很坚定的人。相反的,我属于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所以之前的减肥计划并没有成功实施。

但在大二的第二学期,我遇到了一个人。是他让我下定决心要去减肥的,因为我喜欢他。

如果没有遇见他,或许我现在都依然无法摆脱胖子这个称谓。而我身上的一堆肥肉,也将会永久地与我为伴,相爱相杀。

与他相识,是在一场校运会上。

校运会开始前的一周,我代表班级参加训练。我参加的是八百米接力赛,而且是最后一棒。这个重任,比我身上那一百多斤脂肪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自高中毕业后,我已经几年没跑过步了。我是很懒的那种人,能瘫着绝不坐着。而且我妈每天都好吃好喝供着我,一点家务活都不让我做。

参加完为期一周的训练,我好想给辅导员说我不要去跑了,换别人吧。但一想到大家对我的期待,我又只能默默地走上了跑道。

我和他就是在训练的时候认识的。他是领跑员,负责监督和鼓励我们。

但训练的那一个星期里,我都没怎么和他讲过话。从第一天开始跑,到最后一天结束,我都是跑在大家的后头。

最后一天训练结束时,大家都走了,操场上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我还想再跑一圈,他好像是在登记训练成绩。

回去休息吧,明天就比赛了。”正在我预跑时,身后响起他的声音。

我转过身,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幅画面:偌大的操场上,他顶着夕阳的余晖向我走来。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他一边走,一边看着我,直到自己的影子完全盖住了我的身影。

夕阳,操场,身穿白色运动服的少年。此情此景,永生难忘。

阅读 人喜欢
上一篇:村支书是色狼
下一篇:返回列表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