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 短篇小说 > 肉体的事

肉体的事

分享人:奶瘾花猫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1-31

1

下班时间终于到点,金楠端起桌上的水杯,仰脖喝光了杯里残余的一些茶水,并细细玩味落入口中的几片茶叶,寡淡无味,残留在杯壁的叶子,泛着垂头丧气的焉黃,与刚冲泡出那升腾着新鲜的清香截然不同。

他把口里无味的茶叶轻吐到桌脚旁的垃圾桶里,厌恶地瞧了一眼,然后,从抽屉里拿出车钥匙, 准备去接刘大包下班。

刚走出单位大门,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老婆。他慢吞吞把手机贴到耳边:喂,有话说有屁放。”

老金,你不用接我,我手头还有工作,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你去机场帮我接个人。”刘大包咋咋呼呼地大声说着,金楠赶紧把手机从耳边移开了一段距离,免得震碎耳膜。

机场接人?你烦不烦,我不是你的专职车夫。”金楠没好气地回答。

你听我说,她是我高中上下铺室友,以前关系不错,这二天出差路过我们这,顺便来看看我,她现在刚下飞机,晕机,还在蒙圈哩,你就去一趟吧。”刘大包的大喇叭调低了音量:老金,给我个面子,一个半小时左右,我在街角那家餐厅等你们。”

刘大包电话刚挂,金楠就收到她发来的消息,点开看,是她室友的电话号码和名字。

丛姗姗?名字不错,洋气大方悦耳,听来别有一番韵味,不得不说,虽然名字只是一种符号,可不同符号却有着惊人的耳觉与视觉差异。

与刘大包同床共枕近六年的金揇太相信这个事实,名如其人,就比如自己老婆,名字与人丝毫不违和,她爹有才呀,取个名字扎心了,每当喊她的名时,他就犯怵,他曾沿着她的大名喊到乳名:刘大包、大包、包包,结果便是,越喊她越长得像个大包子,越喊自己越心虚,越喊越觉得对不起别人的耳朵。

2

金楠的车到达机场门口,一眼望去,人与车川流不息,透过被夕阳照射的车窗玻璃东张西望一番后,他从衣袋中掏出手机拨打丛姗姗的电话,响过几声后,对方声音传来:喂,您好。”这声音震住了金楠。

我、我是......。”他竟然结巴了。

我知道,您是老金,大包老公。”柔美磁性的声音停顿了不到二秒:您车停在哪?我过来找您。”

金楠忙报了他所在的位置车名和车牌号。

冲着这天籁似的声音,在丛姗姗尚未出现前,他对着车子的左后视镜看了看自己的仪表,还不错,尽管已三十出头,不年轻了,可皮肤依然光滑紧致,头发依然粗黑浓密,身材嘛,虽不能与二十多岁的时候比,可也知足了,胸肌腹肌都还紧实。

不大一会儿,一位拖行李箱的年轻女人越过人群和车流,向金楠的车走来。

这该就是丛姗姗了,果真名如其人。

五月的夕阳笼罩着她,身材令人惊叹得恰到好处,简单的白丅下,一对紧实的曲线优美的乳房若隐若现,七分蓝牛仔包裹着两条圆润修长笔直的腿,脚上一双干净的小白鞋,一头及腰的松柔的长卷发,充满质感与轻盈且随风摇曳,珊瑚红的唇色把祼露在外的脸上肌肤衬得更加皙白透明,宛如一支新鲜漂亮的香水百合。

熙攘的人群,夕阳仿佛只照着她一人,像镀了一层光的天使,同是二十八九的女人,看起来大不一样,她足足比刘大包年轻了一轮,路人对她纷纷含笑侧目。

金楠看呆了,竟全然忘记下车来给她搭把手,反应过来时,天使已微笑地来到面前,伸手轻拍了二下半开的窗玻璃。

我丛姗姗,您是老金?”她漂亮的大眼睛无辜地望向他。

金楠猛回过神,赶紧打开车门下去帮她拿行李,放到后备厢后,向面前站着的美女伸出一只手:对哦,是我,金楠。”

哇,大帅哥,我们大包有艳福啊。”她调皮地伸出手与金楠的手握了握:谢了哦,大老远的。”

她的手指修长润泽,手上皮肤嫩白光滑,指甲泛着一层透明淡粉的颜色,这时,金楠的心莫名地颤了一下,他闻到了来自丛姗姗身上或是手上的一种淡淡的香味,说不清什么花的香水味,随微风走进他的五脏六腑,他只觉得自己突然快乐得想飞。

如此奇妙的感觉,已多久未曾有过?金楠低头想了想,该是与刘大包婚后不久吧,对,确实是。

刘大包从来不化妆,从来不用香水和甲油,从来没留过长发,从来没穿过感性的服饰,从来没在夕阳中有过迷人的微笑,年纪不大却灰头土脸的她,身上永远散发着各式包子和厨房油烟的味道。

丛姗姗上了车,花香味萦绕在车内,她一直笑着,温柔地笑着,她坐在那儿,像一件漂亮的摆设,金楠觉得,自己普普通通的车有了她的存在,突然变得蓬荜生辉。

他还感觉,平时拥堵肮脏的城市道路,此刻竟然变得如此顺畅与洁净,平时满脸黑斑一言不合就跳脚的协管大妈,此刻怎么竟然也变得那么温柔好看呢?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