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三岁的刘晓英把十八岁的张亚东给强奸了。你看这事。你看,这还叫事么。关键在于张亚东还是个好孩子,口碑极好的好孩子。好孩子也没什么,因为这世上大多数受害人通常...

  • 肉体的事

    2018-01-31

    1 下班时间终于到点,金楠端起桌上的水杯,仰脖喝光了杯里残余的一些茶水,并细细玩味落入口中的几片茶叶,寡淡无味,残留在杯壁的叶子,泛着垂头丧气的焉黃,与刚冲泡出那升腾着新鲜的清...

  • 01 晚上,米安在小酒馆喝闷酒。 老婆出轨了。米安虽然没有直接将老婆捉奸在床,可他知道老婆出轨了。米安痛苦极了,他在小酒馆大口大口往嘴里灌着白酒,他想,一定是他常年在外地出差...

  •   周伯君爱上朱月时,他二十一岁,正在北平念大学,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严酷的选择:如果选择朱月,他将一文不名;如果放弃朱月,他将获得半条街的财产,并将到美国留学。   这话是他父...

  • 胖子的爱情

    2018-01-21

    ① 我是一个胖子。名副其实的胖子。 打我记事起,胖子这个称呼就跟了我二十多年。怎么形容我的胖呢?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我家闺女多可爱啊!小时候圆圆的一坨,肉嘟嘟的,跟个小肉球似...

  • 爹没了,刘局长怕娘一个人在乡下孤单,好说歹劝,近乎绑架了,好不容易把老人家接到城里,跟自己一起住。 刘局长是孝子,怕老娘寂寞,特意从单位园丁老李头那里要来几盆花草,想让娘闲得慌...

  • 住在二十多层高的楼上,这是王一母亲做梦都未想过的事,简直比梦境还玄乎。 老太太说,二十多层高的楼上,那么鸟儿不是要飞进窗子来,甚至在家里做个巢呢?那么云朵不是要飘进窗子来,甚...

  • 那荷田青青绿绿的,七、八亩面积,就在村口水塘那边。那荷田原先不是青绿的而是亮亮的。亮亮的水面零零星星地钻出几个嫩绿的叶卷儿。太阳出来了,它们便悄悄摊开来,摊开的叶子开始...

  • 谁也没有想到,退了休的张县长和修自行车的老刘头成了至交好友。 过去,张县长在任时,出入有专车接送,往来前呼后拥,他对于在县政府门口修自行车的老刘头基本上是视而不见的。只是...

  • 那一年天空的颜色始终是灰蒙蒙没有一丝云朵,无意间你闯入我的视线,于是天空中便多了一条七彩红云。      十月的微风里依然有夏天的味道。   早上醒来时才发现喉咙...

  •     在那些欲火焚身的日子里,我有足够的色胆与耐心,足足用了整整五个星期的时间,在那个论坛灌了六万多字的水,终于,我引起了那位空中女孩的注意。别人用文字来卖钱,而我用文字来泡...

  • 那年秋天,队长分派十五岁的小弟与六十五岁的郭三老汉去摇水车。摇水车干什么?车水。车水干什么?浇大白菜。看水道的是一个名叫何丽萍的女知青,年纪在二十五岁左右。 立秋之后,大...

  •   阳山市副市长余新禾做梦也没想到,他这辈子会栽这么大的跟头:本来给老百姓办了不少实事,上上下下口碑不错,却不料毁在了一个女孩子手里,弄得身败名裂,斯文扫地。一世清名,到头来...

  • 1.一本话本引发的命案 江南乐,翠屏金曲,春柳薄衫,倚马少年郎,满楼红袖招。此处原是江南小镇上最热闹的一条街,却因接二连三的命案而露出几分萧索和肃穆。 其实命案原本也无甚稀奇...

  • 1 在骚乱发生之后的半个小时内,季朱颜都没有闹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那位在影坛享誉多年的巨星敖岸,本该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入坐慈善拍卖会的第一排,却在进入正门看到负责...

  • 1 没想到会再遇见沈白,季巧其实有些尴尬。彼时一位看起来气质斐然的美艳女子正挽着他的手臂从她打工的高级西餐厅里出来,无论远观还是近看,他们都是一对璧人啊……...

  • 01 我认识L的时候,他就是圈里知名的炮王了。 那会儿交友软件还不发达,L的约炮对象,大多是夜店认识的姑娘。 这孙子跟我们吹嘘过他的泡妞大法:泡妞,就是99%的酒精,加上1%的情怀。...

  • 火车站,男人送女人。 售票大厅,人山人海,形形色色,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返校的学生,回归的民工,倒票的票贩子,胡子拉碴的乞丐。还有,看似道貌岸然,心怀鬼胎的小偷,各自在寻找自己的目标...

  • 1 姜蛮蛮一脚将廉望踹倒在地上,又狠狠地压了下去。 她的膝盖落在他的小腹上,令他闷哼一声,疼得他额角冒汗。姜蛮蛮看到他的喉结上下滚动l 一下,应当是被她打出了内伤,却硬是将一...

  • 01 天气越来越冷了,这晚还突然下起了雪。 米乐由于穿的单薄,她回到自己居住的单元楼时,一边拍打着身上的雪花,一边打着寒颤。据说明天还要降温,看来她得多加件衣服。然后,就忐忑...

  • 01 初识他时,我,23岁。 他,26岁。 3岁,是我最为心仪的年龄差。 书上说,等有资格结婚了,要嫁一个比自己大的男人。他有我没有过的经历,有我没有过的故事。当遇到不开心的事,只要有他...

  •      这是一场梦魇,窗外的雨下得磅礴蹉跎,我忍住痛略微伸了伸腰,只觉背部浑身疼痛,我不知道我的身上有多少个伤口?多少条刀痕?只是以为自己已经死去。   隔着一抹翠绿色的烟纱...

  • 县里要上一个工业项目,请来了省市的各路专家,帮做申报评估前的准备。来客多鸿儒,自是要招待。但上级有规定,不可大吃大喝,便将酒宴安排在县政府的机关食堂。酒宴前,林县长叮嘱主管...

  • 我要嫁给你

    2018-01-15

    一     一个小女孩对昂起头,对她对面的大哥哥说:我要嫁给你。     大哥哥怜爱地抚着小女孩的头,温柔地承诺着:我一定等你长大。     这是N年前最真实的一幕。     那时的小...

  • 啸华手指间的烟一明一灭像萤火虫在飞舞,看着香烟逐渐的变成烟灰是他的一种喜好,不论高兴或是烦闷他都会这样做。今天却是因为思考那个没见过的女人,虽然他们交往了很长的时间,但...

  • 在县政府大院干了十多年办公室主任的张主任,得了种怪病:面部神经不自主的不停地抽蓄,特别是两边颧骨上的肌肉老是跳动着往一块儿挤,做机械的笑状,不明就里的人总以为他在不停的挤...

  • 田边涧旁的树林中,散落着几十栋农房,屋顶炊烟袅袅,一派江南山村的秀美景致。 领导置身其间,本来心情很不错,可走着走着,脸色越来越凝重。因为走近了就能发现,那些树林中的房屋大多...

  • 张小明大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县国土局,成了一名国家公务员。 考公务员,那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不容易呀!张小明大功告成,惹得朋友同窗们一片羡慕嫉妒恨。 但大学老师和亲戚...

  • 马在贫民住宅区租房住下后,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个三十出头、五大三粗的女人太反常。她牵着个名叫展志,年龄有三四岁的小男孩,与邻居说话谈到孩子时,她就高喉咙大嗓门地说:这...

  • 村妇小谢在河边洗衣服,一个叫二呆的人走了过来。二呆人不呆,在城里做包工头,赚了些钱。二呆见了小谢,总是眼睛发绿,二呆色色地看着小谢笑,还说:你真漂亮。” 小谢说:天天说这...

  • 宋关窝在沙发里,看着茶几上的电话,想让秘书小张打电话通知罐口镇党委书记郑雄,自己要过去一趟。一声小张”叫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退休,秘书小张已不在身边。 愣了一会...

  • 爱欲

    2018-01-15

      我喜欢他,一张清瘦的面孔上,一副老版式眼镜下面有一双几乎从来都不眨的双目,时间就仿佛雕刻在他脸上,看他的脸,就像在读一本书,关于他的书,一本老书。   他有着和平常建筑师...

  • 深宅情事

    2018-01-15

    慈惠墩来了打首饰的银匠。这给她百无聊赖的日子着了亮色。 她推开厚重的楠木门,沿着悦耳的声音走,就看见了银子一样白亮的他。银子在他的手里,片刻化成水,又成了银条,银条像面团...

  • 合欢戒

    2018-01-15

      (-)   遇见刘博是在同学聚会上。同学聚会不过是翻陈糠烂芝麻的叙旧会,也是非常现代的信息、交易会。杀入股市者大谈金融形势,个中行情分析精辟。为官者则作政治报告,外加红...

  • 检疫员贺洪民不管走到哪里,都领着一条大黑狗。这条大黑狗经常跟在老贺的屁股后面 ,头来回地转着,像是怕发生什么意外侵犯了老贺。 一次,老贺的丈母娘讨来一个偏方,说是用野鸡炖生...

  • 刚上任的赵局长去工地检查项目,结果摔伤了手,住进了医院。 赵局长入院第二天,得到消息的钱福田便领着儿子钱金宝前来探望。钱福田的工程公司在当地做得很不错,他自认为这跟 广交...

  • 妓女的玩笑

    2018-01-08

    见她,是在人潮汹涌的火车站。 那一天我为了老师布置的课余作业才跑到火车站写生画素描。嘈杂的候车厅,人来人往的出站口,我寻了一个角落,用胯顶着画板便画起来。形形色...

  • 姻缘称

    2018-01-08

      一   崔芳龄嫁给关家澍那年正逢民国十四年的晚秋,北洋几军争权,东三省一片战火连天。   除了家澍已故的父亲,似乎没有人看好这段烽火打出来的婚姻。芳龄刚从中学毕业那...

  • 召妓从良

    2018-01-08

    从KTV回来,我被一个小男孩挡住了去路。 是楼下的。 我叼上一支烟,掏出打火机,啪”点上。 男孩问:你坐一次台多少钱?” 我噗”一口烟喷他脸上:小孩子学什么不好,学人...

  • 又到周末,章明早早就约定好,请了三个人吃饭。三个人中,有两位是他的领导,另外一位是相处多年的好朋友,对他来说都很重要。章明提前几天就和他们约定好,每个人都说没问题,到时见。于...

  • A      深秋的山峦火样迷人,地上是一层金黄的落叶,而遍山的枫叶却红了。一位穿着风衣的女子,挎着一架带着长焦距镜头的相机,不紧不慢地在枫林中漫步。看得出,这是一位摄影...

  • 新欢旧爱

    2018-01-08

    第一次结识叶子,是在市里的豪爵宾馆。   周海滨去参加一个扶贫会议,生平第一次没有住市委招待所,最近有点烦,嫌乱的慌,让司机小黄独自开车回去了。   参加了一天的会,头脑有...

  •   一   周末,路铭该起程回国了。   一周的缠绵让路铭和萧蓉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并且已经是难舍难分了。   天还是蒙蒙亮,路铭就起床了。回国的机票压在床头柜上已经两...

  • 血色嫁衣

    2018-01-08

        一     青水村的公鸡刚打了头遍鸣,春花就已经起来了。她要赶在天亮前到离家十里外的河沟里去背水。春花急忙穿好衣服,拿起门后五十斤重的大塑料水壶,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

  •   林珊泡在酒吧里,夜已深,酒吧里却是人潮涌动。   原来,有那么多热爱黑夜的人。也许是因为寂寞,也许是因为有心事,也许是因为无聊着,也许是想有艳遇......   形形色色,林林总...

  •   (一)   狼烟漫漫,战火连天。   一连攻下三座城池让我的军队士气高涨,我带着胜利的喜悦看着前方的火光,战果不错,可以乘胜追击。   我叫来副将,打算与他商议,却突然感觉...

  • 夜半女人心

    2018-01-08

      迷蒙里昏暗里灯红酒绿,伴着疯狂舞动的人群,女人过开的纽扣,胸前的两只小白鸽几乎呼之欲出。无数的人,无数的灯,无数的小妹妹在无尽的黑暗里沉醉。外面纷乱的车来车往,人来人往...

  • 这天,杨瘸子到服务中心窗口办证。 说是办证,其实是拿证,因为早几天杨瘸子已经来过服务中心,把所有材料都交了,字也签了。当时在窗口坐班的姑娘告诉他,过五个工作日来拿证。算日子...

  • 失身记

    2018-01-08

    (一) 去年三月,少男阿伟在深圳市南山科技园里的一家IT高新公司,担任软件工程师一职。阿伟是湖南人,之前在内地的一家高新公司工作,拿着低薪勤勤肯肯地干了三年。 话说去年夏天的某...

  •       1 新年刚过,就得知夏年升职的好消息,这小子消失五年后终于与我取得联系,与此同时,他还带来另外一个喜讯,与林姗重归于好。两个消息先后发布完毕,夏年高昂的嗓音终于恢复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