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下真是无奇不有,公公竟然和儿媳上了床,而且儿子知道却不加阻拦,这是怎么一回事,且听慢慢好故事网慢慢讲。以此拷问人性与伦理!     昨天和一个经常光顾俺博客的网友,在一场...

  •   又是周末,美国人总觉得周末晚上应该“go out and have fun”。以前和悠悠在一起时,到周末,我们总会一起出去。悠悠离开我以后的周末,特别寂寞。象现在,感觉自己不...

  •   从一夜情发展到婚外同居,这个从网上到网下的泛情故事,给男女主人公都带来了摆脱不了的麻烦……   美容督导师那樱在讲述她和台湾工程师平锋的事情时,有好几...

  • ① 2018年1月21号,许承安结婚了。 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那个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的,长大后依然幻想着要在那里和许承安交换戒指的教堂。 客人不多,除去新郎新娘双方的家人和亲戚,剩...

  • 01 人生有很多时候,给你带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晓静目光呆滞看着眼前的男人,如若不是她去培训提前回来,如若不是她刚调到这家医院,如若不是同事们对他都不了解,她是不是还被蒙...

  • 在2005年年底以前,我的世界从来只有我老公这一个男人,我是那么迷恋他,依赖他,他是我从十八岁就爱上的男人,自从爱上他,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入我的眼睛,每次听到他临近家门口的脚步声...

  • 1 李桂凤出来打工完全是因为自己男人变成了渣男。 年轻时候,自己男人是个好男人,知道挣钱,顾家。后来男人出去打工,在北京一个大酒店里帮后厨,挣了些钱。干了一段时间说不去了,在...

  • 一 文澜快下班的时候,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是她爸爸因为心脏病住院,医生让做心脏搭桥手术。但县里医疗条件有限,建议他到大城市去做。他们明天一早搭车过来,让文澜想想办法,找找...

  • 1 我兄妹三个,我是老大,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工作,妹妹出嫁后和婆家人相处不来,就回娘家长住。 我和老婆结婚二十二年了,儿子一岁多时就到南方打拼,平时...

  •   1971年出生,原居东北某小城市,现居北京,IT从业人员,性伴侣数10人,均为男性。   离异。曾分别和三人,和二人同时保持性关系。   曾经在网上看到一项调查的结果,71年出生的人...

  • 白雪媚娘   来到成都之后,我发现我爱上了甜品,奶茶,蛋糕,太妃糖,小饼干,就是喝一杯咖啡,我也要加很多的奶油和方糖。喜欢那样的甜蜜蜜。化学原理上说,糖是一种具安慰性质的食物。...

  •   [一]   从小,我就喜欢比我年龄大的女孩,这可能是家庭原因吧。   我生在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家庭。父亲是倒插门,我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有了姥姥、三个姨妈、我的母亲以...

  •   老公有个“上海梦”      侯勇跟我是大学同学。我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郑州,而侯勇的外婆外公、爷爷奶奶都是上海人,他随工作北调的父母在郑州长大,保持着&ldq...

  • 很多年了,红枫林的女孩依然常常浮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年秋天,刚刚大二的他加入了学校志愿者队伍。星期天,他和志愿者们到郊外一家孤儿院开展活动。 把自己亲手制作的礼物...

  •   1   去年我和鲍海涛领了结婚证,并进行了蜜月出国旅——当然了,费用是AA制,这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我一直看不惯身边的一些朋友把老公管得很严:工资、补助全部收...

  • ① 我把头发剪了。曾经你亲手抚摸过的及腰长发,被剪短了。 那天,理发店只有我一个客人。店主问我:“小姑娘,这么长的头发剪掉了不觉得可惜吗?” 我没有理他,只顾着陷在...

  • 小三都得死

    2018-01-12

    1 寂寞森林掳走了月亮,月亮也带走了阿穆的影子。 阿穆是阿达的堂哥,离过两次婚,长相闷骚又帅气,整日混在女人堆里,擅长说点花言巧语,有的能跟他上床,有的还能骗点钱。 我在这个地里...

  • 昨天,阿雯告诉我她和男朋友分手了,意料之中的事,安慰的话说了一大堆,但仔细想想,如果是自己,大概也会难受的不行。 阿雯和迪哥在读高中之前就认识,听说是一个初中升上来的,高一军训...

  •   再不要妈妈了      从记事起,我就没有见过妈妈的样子,那个年轻帅气的许森告诉我,妈妈去了遥远的地方。      我就是年轻的许森他那个6岁的女儿。      ...

  • 1 又是一年的十月份来临,再过二个月,夏漫就满二十六岁了。 这个寒冷的清晨,她从机场把抱着一岁半女儿的闺蜜乔娜娜,接到了她和郭小敬刚结婚一年的家。 乔娜娜与夏漫是大学同班同...

  •   我是那种看起来又时尚又开放的女孩子,看起来而已。其实呢,我觉得自己还是挺保   守的,特别是在性这个问题上。应该说我是个有处女情结的女孩子。虽然,我和好几个男孩子有...

  •   凌晨一点多钟,在达河弯小区门口,年轻女子梧桐正要骑车回家,一辆汽车闪亮着大灯从她身后驶来,停在她旁边。汽车的车窗被摇下,从车里伸出一个男人脑袋,他喊住梧桐:“喂,妹子,...

  • ① 认识倩倩,是在三月份。 因为她,我把卸载了一年多的qq重新安装了回来,并一直用到现在。 我们聊天的时间不多。有时候隔了很久才会想起对方的存在。所以她的故事,我也听得断断...

  •   我不是故意“装纯”   在我老公叶睿(化名)的钱夹里,一直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我们在上海“旧情复燃”时的亲密合照;另一张,则是5年前的我,一身草绿色冬...

  • 王军平生最爱三件事:女人,钱,雪茄。 若从三者中只能选取一样,他只会选女人。因为女人给了他追逐人民币和一切美好体验的动力。 嗯,于他而言,人活一世,惟女人不可辜负。 这是王军...

  •   举步维艰时,他成为我的依赖   刚来海南的那些天,我住在海口和平南路的招待所里,十几元一天的住宿费、2元的快餐和一张中等院校的文凭,让我感到在一个陌生城市的举步为艰。...

  •   腕表出卖了他们      章玥第一次见唐晓蕊,是在商场。那天,章玥正拉着丈夫江阳一起给女儿买衣服。然后,在电梯转角处,碰到了唐晓蕊。      唐晓蕊二十五六岁的样...

  •   我握住诗咏的双手,认真地说:姐姐,你能记得你的过去吗?我们现在假装不认识好不好?我们从头再来。这样在我们以后的记忆里,往事一定很美。   可是,曾经有过的美丽,依然还在;曾经...

  • 一 安雅依然记得那个令她倍感难堪的早上。尽管头上扣着轰隆隆的耳机,可伴着公交的颠簸,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还是把她催眠了。起初安雅的头只是咚咚地敲着玻璃,醒来的时候她才发...

  • /01/ 大良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县城,父母都是传统本分的农民,一辈子也没挣过什么钱,只希望大良能好好读书,改善家里的情况。 上初中时,大良被班里几个同学欺负,嘲笑他父母都是穷鬼,他也...

  • ① 昨晚聚会后,我又去了电影院。 漆黑的影院里,我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全场只有我一个人。很安静,我很喜欢。 当画面切到猪头嚎啕大哭时,我也跟着他哭。他哭燕子的离开,...

  • 从初中一直到大学,男孩一直单恋着她,多年来她一直无视他的表白不说,大学里还迷上一个离异的男人。正当她热烈地投入这场爱情,梦想着与男人长相私守时,男人却远离了她,这让她陷入深...

  • 认识刘风那一年,我23岁。 那时,我刚刚从海口一所大学毕业,在一家旅游公司做计调。每个月拿着可怜的薪水,却一心向往着“小资一族”的时尚生活。刘风是一家贸易公司的...

  • 有时我会忍不住恶毒地想,世界上每天那么多车祸或者意外,为什么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一次,别说是汽车,连自行车都从来没有碰过她,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渴望她毫...

  •   好像是去年,市面上开始流行一本书,叫做《天亮以后说分手》。   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读完了这本书,老实说,我认为这种书就是速食面,看也只是为了消遣,完了也就完了,没什么太...

  •   题记: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会爱上一个比自己大好几岁并且离过婚的女人,而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只知道我就是爱她,不顾一切。然而,随着周围质疑   的眼光归于平淡,我的心...

  •   全职太太变身女强人   我一想,一个月四五百块钱的班也没有什么上头,就干脆辞了职。每天在家里给他和女儿做饭,早上早锻炼,晚上去广场跳跳舞,全职太太的日子倒也过得很滋润...

  • 这是我休假的第一天,也是我决意要和男友苏城分手的第一天。 起因是:他偷偷背着我炒股,并赔光了我们共同的二十万元钱。 正在我们急需用钱买婚...

  • 周末,我搬入了新租的公寓。 公寓位于市中心,车水马龙,交通便利,而且离我实习的单位不远,最重要的是租金低廉,能够用这样的租金,租到这样的房子,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房东是位儒...

  •   一个女强人的离婚选择   如果真有命运一说的话,我想我大概就是最命苦的那种女人。从大学毕业开始,我就一直在公司的一线部门工作,相当辛苦。虽然收入上还不错,但工作强度...

  •   那天晚上,我和司徒明才吵了几句,世界就闪了一下腰:日本地震了。      在电视播音员的标准普通话中,司徒明说:过会儿再和你吵,我先看看新闻,好不?      我冷笑:自家地...

  • ① 那封未曾寄出的信封里,你的名字爬满泛黄信笺的每个角落。 某书上说,如果当一个人在不经意间反复提及另一个人的名字,那么,无论是夸赞还是咒骂,这个人都是非同寻常的。 为了掩...

  • 1 早晨,我还在睡梦中,被老婆的起床声和洗漱声给惊醒了,我看了下手机时间,6点10分。我睁开朦胧的睡眼问,老婆咋起那早呢?老婆说,起来洗衣服,然后上班啊,我每天都这个点起床啊。 老婆在...

  • 出 轨

    2017-12-05

    1 不知道你是不是这么想过,很多时候,一场旅行犹如一次慌忙的逃亡。我们在疲惫的时候,总是期待着生活的转变,然而许多人不敢也不愿跳出人生的既定轨道,所以我们选择开始一次短暂的...

  • 偷欢之殇

    2017-12-05

        李梅和小常苟且上了,二人本不熟悉,小常是李梅之夫的朋友,因此时常往来。李梅的丈夫叫做马建,一个老实木讷的男人,他万未曾思及有此一事。这种事,但凡是个男人,搁谁心里都是一团...

  •   也许吧,单纯如永夜,我是对她做了一件很同性恋的行为。可是在我的观念里,我只是在给她做一场教学示范而已,她已经情不自禁,我又有经验,帮她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   儿时的性经...

  •   一   婚后不久的一天,老公殿明给我买了个红色的挎包,红彤彤的很漂亮,看上去做工也还过得去。我问老公多少钱?老公老实地回答:“七十块钱!”虽然便宜了点,但是,这也...

  •   1 恶梦重现   九点半,客人散去,餐馆才打烊。我趴在桌子上,累得腰都直不起来。这家旗舰店餐厅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我一个人看六个台子,每个台子都翻台。罗伟走了过来,很爱惜...

  • 陈雨第一次知道姐姐是这样理解她俩的关系:一直在战斗的敌人。 时光的魔手 陈晴一不如意,就归结于十几年前的决定,连带着全家人陪她懊悔,对她有愧。一次,当她又开始抱怨时,陈爸爸把...

  •   我和庆生离婚了,很平静地分了手,至少,是比我们想像的要平静。      都是受过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读到了研究生,况且,结婚时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常常会喊错名字,把我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