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原谅

分享人:白空映灯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3-17

下午,我给张三打电话。我说:“我得见你。”张三问:“干吗?”我说:“你媳妇来找过我……”他听这话,火气就起来了,打断我说:“她找你?这是我和她的事,你别掺和。”我说:“我是不想管,可她是我师妹,你说我管不管?”张三没话了,后来说:“那行,晚上见面说吧。”

读大学时,张三是高我们两届的才子,我们都拿他当偶像。后来他娶师妹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师妹配不上他,但谁都没敢说,师妹那张嘴巴,厉害得像刀子。城市里,大家各忙各的,结了婚,来往就更少了,直到前天师妹突然来找我,我才知道,他们的婚姻出了问题。师妹说,这两个月张三像变了一个人,对她冷言冷语,逼得紧了,还梗着脖子,吵着要离婚。我说:“那就离呗,现在的社会……”我没说完,师妹就拿脚踢我。后来我答应找张三谈谈。

晚上,我们在街边小饭店见面。张三有些变化,跟以前比头发更少了,看上去老了很多。我们一起喝酒,聊以前认识的同学,谁谁谁嫁了大款,谁谁谁生了孩子,聊得高兴,我都忘了来干吗。其实我也不好意思问张三为什么那样对师妹。师妹脾气大,什么事都爱较真,看张三这样子,我估计还是师妹的问题。

喝多了,我的话就多了。我问:“张三,你是不是有情人了?”张三大笑,问:“你怎么会这么想?”我说:“猜的呗。”他笑,不说话,只是摇头。我有些急,说:“别装了!你看你,有才华、有魅力,还有钱,现在的女人不就看重这些吗?”这些都是心里话,但说出来感觉有点儿酸。他看着我,端起酒杯,说:“你别乱猜,不过呢——”他仰起头,故意拉长了声音,又说:“让你说着了,我还真有过那么一点儿小想法。”张三说完,盯着我说:“我可以跟你说,不过你得发誓,不跟师妹说。”我喝多了,酒劲儿上来,豪爽道:“行!只要你说实话,我一定替你保密。”

张三说,真有那么一个女人爱他爱得死心塌地,虽然他从没给她买过衣服,也没带她去外面旅游,甚至连节假日都没办法陪她一起过——自从几年前张三当了销售大区经理以后,他生活里只有一个字:忙。

酒精让张三越来越兴奋,他说:“有一次我去泰国出差,回来的时候,飞机晚点。等落下来,才知道前面一架飞机滑出跑道,着火了。当时停机坪上全是救火车,那阵势真吓人。等我出机场,没找到她,我以为她有事没来,就自己打车往回走。路上,她给我打电话,我一接电话她就号啕大哭……”张三看着我,说:“你说她傻不傻,也不问清楚,以为我在那架出事的飞机上。”张三顿了顿,说:“那天我也疯了,调头就往机场跑,见了她,也不管周围有多少人,一下子抱住她,再不想松开。”

第二天,师妹给我打电话,问我。我说:“离吧,他在外面有人了。”师妹当时就在电话里哭出声来。我劝了几句,忍了又忍,才没把那个女人的事跟她说。我对师妹说:“他心里有了别人,对你就不重视了,与其这样又打又闹,不如赶紧分了。”师妹就骂我,说:“哪有你这样的,劝人家离婚!”我懒得多说,拿着电话听她愤怒地数落。

窗外是十月的风景,银杏树叶黄了,落了满地。

到了第二年春天,师妹突然来找我。之前师妹跟我通过几次电话,简单说了说离婚的事——婚离得很干脆,张三净身出户。师妹来的时候,我在开会。从会场出来,我看到师妹一身黑衣,衬着素白憔悴的脸,眼睛肿得桃子一样。我吃惊地问她怎么了。师妹迟疑了好半天才说:“他,死了。”她的话让我的身体都僵住了,我结结巴巴地问:“张三?什么时候?”师妹的眼圈红了,说:“前天。”

我靠在走廊墙壁上,震惊之后是身体的无力感。耳边听见师妹问:“那次你见他,他没跟你说他得病的事吗?”我摇摇头,师妹追问:“真的没说?”我说:“真的没说。”转头看师妹,她的脸上全是疑惑。我想了想,还是不忍心把那个女人的事告诉她。

我说:“那次喝酒,他只跟我说他有一次出差回来,在机场遇到飞机出事故……好像是一架飞机着火了。”师妹想了想,点头说:“是的,我记得那次事故,我就在机场,开始以为是他乘坐的飞机着火了……”师妹叹口气,说:“那时,我们是多么相爱啊。”

阅读 人喜欢
上一篇:打给爱情的电话
下一篇:返回列表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