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人生 > 真情故事 > 鱼心

鱼心

分享人:素酒青衣贤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3-17

  一
  
  蓝宝是我大学同学,我们上下铺。她的确是美,又骄傲自负,又有钱,所以,她的朋友寥若晨,星,而我几乎是唯一。
  
  哪有女子愿意当另一个女子的陪衬?我不过是看到简逸夏来找她,然后一眼认定这是喜欢的男子,而靠近简逸夏唯一的办法就是靠近蓝宝。
  
  这样,我便知道简逸夏的一切。
  
  蓝宝说,简逸夏喜欢蓝色,所以,衬衣无一例外是蓝色,简逸夏用资生堂男用香水,简逸夏喜欢吹萨克斯,筒逸夏的内衣号是XL。
  
  所有这一切,拜蓝宝所赐。她张扬她的甜蜜,我为自己心酸惆怅。
  
  而筒逸夏渐渐知道我是蓝宝的蜜友,所以偶尔蓝宝不在时,他会把给蓝宝买的礼品交给我,然后声音模糊地说:“谢谢你。”
  
  “谢谢你”这三个字他说得最多,我已经感到难得。因为我们之间,常常一句话也没有。
  
  也许太紧张或太过想念,每次看到简逸夏我都好像打摆子似的,手脚冰凉到似铁。我甚至不敢看他一眼,蓝宝有一次说:“宋瓷,你真应该让男人吻一次,吻一次就不会这样羞涩了。”
  
  这句话让我很恼火。这是说我没有恋爱的经验。
  
  我说:“你怎知我没有吻过?”
  
  她吃吃地笑着:“是筒逸夏说的。”
  
  简逸夏?我脸忽然红了。又难过又伤感,他看透了我!他看透了我!他是这样懂得我!
  
  我没再追问,专等有一日问他。
  
  机会终于来了。
  
  蓝宝回苏州老家奔丧,外婆死了。筒逸夏仍然来找她。这个南京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问了一句我特别弱智的话:“宋瓷,你在这里等谁?”
  
  那时我站在一棵桃花树下,白衣白裙,我瘦,而且黑,穿白衣并不好看,可是我听筒逸夏对蓝宝说过,女孩子穿白衣最是动人。
  
  “我在等你。”我几乎冲口而出。
  
  “有事么?”他好像有些许紧张。我想说,我喜欢他,可是究竟说不出口,是,我说不出口。我只说:“蓝宝回苏州了,她外婆过世,你手机没有开,料定你会来,所以,我在这里等待你。”
  
  这是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他说:“是这样。”那时已经临近黄昏,四月的黄昏,分外动人,我说:“简逸夏,我请你吃饭吧。”
  
  我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因为蓝宝说
  
  过,简逸夏是清高凛冽的男子,不和一般的女生说话,况且他出身艺术世家,从小就弹钢琴吹萨克斯,性格孤芳自赏难免,有几分薄姿的男子总是这样。
  
  他也真是好看,细眉细眼,风度翩翩,有说不出的惆怅与迷茫,浑浑然让我不能自拔。
  
  那三百米的路程,是我的桐花万里路,我是这样自卑而羞涩,为自己找个理由,蓝宝不在,我就陪他吧。

阅读 人喜欢
上一篇: 不可原谅
下一篇:返回列表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