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门当户对

分享人:一语道破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3-17

  在叔叔家碰到他多年前的学生海亮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这竟是叔叔故意安排的相亲。他,一个高高瘦瘦戴眼镜的男生,有着沉稳内敛的气质,很符合我心中白马王子的形象。但我清楚地知道,我不能爱他。
  
  我让他帮我击退了门不当户不对的追求者黄宪,所以,我必须实践诺言,答谢他。下车的地点是一座陌生的美食城,我摸摸钱包,预感会失血过度。海亮一路都保持沉默,落座后,他很大方地自动点菜,每报出一个菜名,我都会心惊肉跳。
  
  我不看他,却感到他在看我。他说:“丫头,那男孩感觉上不错。”我送白眼给他:“拜托,大哥!好男人多的是,我是否要照单全收?”他笑:“你很可爱!”“谢谢!很多人都这么说。”“借我击退黄宪,就不怕前门拒狼,后门引虎?”“嗬嗬!”我干笑:“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配得上你的女子,而你,也不符合我的条件。”“哦?听起来你的要价不低。”“也许吧!我只想要一份门当户对的爱情,有着同样的农民出身,在以后的婚姻里才不会成为遭人鄙视的弱势群体。”“没想到,你有职业歧视。”他玩味的笑。我拿眼瞪他:“不!是人们先有了对农民的歧视,才引发了我对非农民的歧视。”
  
  一顿饭吃得没有滋味,这满桌的菜足以花去我一件名贵的衣服,能不心疼吗?海亮起身去洗手间,回来说,走吧。我咬着牙对侍应生说买单,他却告诉我先生已经买过了。走出美食城,我沮丧难堪地不看他。他说:“丫头,别这样!”“我不想欠你!”
  
  随着黄宪的不再出现,我和海亮已经成为很好的哥们儿。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跑来找我聊天,周末也会带上我去郊区游玩寻找他所谓的灵感。我是有求必应,终归还是欠了他。人与人应该保持距离的,尤其像我们这样,分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过多地接触会导致心的沦陷,明明知道,为何不懂得拒绝?还是因为对象是他,才让拒绝难出口?
  
  我骑着自行车被飞驶的机动车撞倒,自行车扭曲变形,人飞了出去,自觉没受什么伤,还是被送进了医院的观察室。惊吓过度中,残存在脑中的惟一意识就是海亮。我给他打电话,他刚喊出丫头,我就放声大哭。“该死的!丫头,你在哪儿?”他急急问。我说:“医院!”他赶过来的时候,我流的泪差不多能引起太平洋涨潮。
  
  他说:“丫头,你没事吧?究竟怎么回事?”我说“车祸!我差点儿就见不到你了!”他大步上前,将我抱在怀里,很紧的拥抱,令人窒息,却又没来由地觉得安全。我破涕为笑,眉飞色舞地为他描述车祸的经过。他却大皱眉头,霸道地说:“往后不准骑自行车!”“唉!我倒想骑,可自行车被撞坏了。”“好!”“好什么?”“好的是你还活着。”他伸手触摸我的脸颊,麻麻痒痒的感觉。
  
  我瞪大眼睛看他,他轻吻我的额头说:“丫头,找个时间我们结婚吧!”这叫什么话!我撅嘴抗议:“出车祸的是我,有可能撞出脑震荡的是我。你说什么胡话?”“笨丫头!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巧合,是你叔叔刻意安排的相亲。初见你时,直觉地否定,但越是接触,就越是舍不得。你就像一本书,外表不是很精美,但只要打开来,就会不由自主地受其吸引,那么的充实,那么的耐人寻味。丫头,你在听吗?”我是在听,也同时窝在他的怀里假睡,不知该有什么样的反应。有些无措,有些惊喜,原来我在他心中是这样的好。只是我能放心地要他吗?门不当户不对的现实里会不会有太多的酸楚?
  
  在观察室里一直呆到第二天,医生对我放行,说我除了轻微外伤外,没有内伤的迹象。可我的大脑却是震荡了,不是因为车祸,而是海亮的表白。

阅读 人喜欢
上一篇:谁说套路不是爱
下一篇:返回列表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