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时,爱到尽头

分享人:尘烟梦雨如墨染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3-17

  在乎的就这么多
  
  透过麦当劳二楼的窗户,叶小青一眼就见到了顾朗。比起五年前来,他的变化很大。穿着白衬衫,烟灰色西装,立在一辆尼桑车外,是那种很标准的商务精英气质。谁曾经想到,五年前的他,是个戴耳钉很朋克的贝司手?
  
  其实这不是巧遇。好几年了,叶小青一直都在打听顾朗的消息,在百度里搜,在校友录里搜……她跟每一个叫“顾朗”的人联系,有拼车的、有卖房的、有相亲的,杂乱无章,但统统都不是他。
  
  没想到,真的被她遇见了。她从他公司的网站上看到他的名字,他是一名股票经纪,她发了电邮过去,撒谎说她是一家银行风险投资部门负责人,可以与他谈谈合作事宜。
  
  阳光刺得她眼睛发疼,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瑟缩成一团,几乎要闭过气去。腾地站起来,想要往楼下奔去,她要告诉他,顾朗,我在找你!我给你已停机的手机号上发了无数的短信;我收集所有有着你名字的杂志、报纸、海报或者是其他别的事物;我去你曾经驻场的酒吧……还有,我换工作了,现在在音乐圈做职业写词人,我为了你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就是希望有一天我们在重逢的时候,我会让你觉察不出在我们之间的那道沟壑。
  
  那时候的顾朗,就是用这样的理由拒绝着她,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人生。所以她要让他看看,瞧,她也可以喜欢上音乐,可以很朋克,可以选择与他同样的生活方式。
  
  一直到他离开,她都没有勇气出现在他面前。因为她戴着打圈圈的耳环,她涂着钴蓝色的眼影,她怕这样的自己,会吓着他。
  
  她在他的背影里,潸然泪下。
  
  只想呆在他的身边
  
  彼时,是叶小青的二十二岁。牙科实习医生,穿白大褂,走路的时候喜欢两手插在荷包里,鲜嫩得几乎能掐出水来。对着病人检查的时候,说“啊——把嘴巴张大一些”总是会让病人们笑出来,他们说这是多年轻的医生呀!
  
  顾朗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叶小青正托着腮在午后昏沉的阳光里打着瞌睡,听到声响抬头就撞见了他——倏然间就惊醒过来。他像个国王一样站在逆光里,高大、挺拔,不可一世。
  
  他是来看牙医的,但医生还没有上班,按照规定她还不能单独看诊,但她戴上口罩让他躺到椅子上替他检查。她细细地检查了很久,长得他都已经不耐烦,其实他只是一颗龋齿发炎。
  
  叶小青给他上药的时候,他黑亮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她,她的心扑通扑通的,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抖,就弄疼了他。他疼得龇牙咧嘴,她在心里朝自己吐了吐舌头,很愉悦。
  
  那颗龋齿要做三次的根冠治疗,然后是做陶瓷牙罩,好保护起那颗牙齿。但后来他来的几次,再也轮到她给他治疗,她就站在医生的旁边,递下这个又递下那个,很殷勤。偶尔,在等诊时,他们会闲聊几句,只是几句而已,会让她的心境亮亮堂堂,很欢喜。
  
  他来做最后一次检查的时候,她做了很勇敢的一件事。在他走出诊疗室的时候,她跟了出去,大大方方地问他,我的电话好像有点打不通,借你的电话试试。
  
  他应该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把戏。走廊里有风过,拂起他额前细碎的短发,他就那样,无声地笑了。他说,你是不是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你。
  
  一切都来得太快,快得她还没有开口表白就被狠狠拒绝了。但那是22岁的她,不是23岁,也不是26岁,那个时候的她,从未有过恋爱,还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感情,只是充满了一腔勇敢,觉得喜欢了,就是要得到。

阅读 人喜欢
上一篇:爱上假律师
下一篇:返回列表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